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四川名校自主招生论坛
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575|回复: 0

“干”出来的亚洲高考工厂——毛坦厂中学

[复制链接]

175

主题

177

帖子

748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748
发表于 2017-11-28 20:27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“干”出来的亚洲高考工厂——毛坦厂中学2017-11-28 13:45班主任/复读/高三

“来到毛中就是干。”“这一年,大家一起干,不需要拼了一条命去干,半条命就好了。”
开考叫开干,开始上课也叫开干……
“干”就是毛中的座右铭(口头禅)。
2009年高考,我和很多人一样,选择了复读。在去毛坦厂中学(简称“毛中”)之前,我从各种渠道获得了一些关于毛中的信息,其中大多都是毛中有多累、多严,老师有多么变态,多么不近人情。“被罚、被打都是常事。”
犹记得进入毛中教室那天,那个站在讲台上,身高一米八几,板寸,穿着黑色西裤、白衬衫,操着一口一开始我并不能完全听懂的“普通话”,三十多岁的男人——我的班主任老刘。第一堂课,老刘对着随身麦克风(因为人多教室太大,需要用音响设备)说了很多,但我记住的只有一个字“干”,好好干、拼命干、撸起袖子加油干。“‘干’就是毛中的座右铭(口头禅)。”
虽然如此,但是后来的学习生活,让我觉得,毛中并不像外界妖魔化的那样,疯狂也有,但没有那么夸张,至少我们班没那么夸张。如今,8年过去,回忆起那一年的时光,提笔写下本文,希望让大家能够近距离地了解这所“传说中”的学校。
第一印象
2009年8月初,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我拖着行李,从六安汽车南站乘车,来到这个距离六安市中心70公里,位处大别山南端的小镇——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镇。有着“亚洲高考工厂”之称的毛坦厂中学就座落在这里。当时,从六安汽车南站到毛坦厂的车每10分钟一班,每辆车大约乘坐有35人,从买票到排队上车,我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。
顶着炎炎烈日,我拿着高考分数条,看着前面长长的“人龙”,排队、报名、缴费(第一学期高考分数达到二本的学生,学费3500元,二本以下的记忆比较模糊,只记得采取按分数阶梯收费,封顶50000元,第二学期统一为3100元)。那一天,有父亲带着儿子四处租房,有母亲在商店里给女儿挑选日常用品。
当年,毛中面向全省共招收复读生5000多人。具体分成了多少个班,现在已经记不清了,只记得每个复读班大约130人,复读班和应届班加起来一共80个。
上课第一天,班主任老刘说,“来到毛中就是干。”“这一年,大家一起干,不需要拼了一条命去干,半条命就好了。”之后一年的学习生活,(相比以往)似乎就印证了他这句话,“只需要半条命就好了”。
日常学习
毛中复读班,学生每天早晨6:20前必须到教室上自习,否则就会被罚。每天早晨,老刘会和其他班主任一样守在教室门口,凡是迟到的学生,都得到教室外趴在窗台上听课半天(冬夏天不会用这种方式)。当时复读班所在的教学楼名叫“综合楼”,是一栋四方形筒子楼,东面是楼梯,其他三面是教室,每天上午,各班被罚在走廊上听课的学生组成了一道特殊的“风景线”。
上午7:15早自习结束,8:00前的45分钟是早餐时间,也是筒子楼每天最热闹的时光之一。学生们三五成群地走下楼,到门口小吃铺或者学校食堂来一碗粉或馄饨,或者买了早餐在教室走廊上吃,边吃边聊当时觉得比较有趣的事情。话题可能是各自应届时的“光荣历史”,可能是毛中的一些“传说”,也可能是学校里的哪个女生长得最漂亮……总之,话题很少和学习有关,毕竟平时学习的时间已经够长了,难得的“放风”时间怎么舍得浪费掉?
当然,也有学生在6:20进教室之前就已吃过早饭,他们会趴在课桌上补补眠。老刘经常也会如此,因为各班班主任都需要全天呆在学校,陪伴学生。
上午8:05到11:40共安排了四节课,每节课45分钟,其中第二节和第三节课间休息时间是15分钟,其余的是10分钟。虽然时间规定好了,但是很多老师和其他学校的老师一样,都有不守规矩的时候。“该下课了啊?那我再讲两句就下课。”这是我们物理老师最爱说的话。然后,两句之后又两句……最后上课铃响起,他不得不在下一节课老师的“驱赶”下离开自己的讲台,紧急赶往另一个班,因为很多高三老师都至少带了三个班的课,同时兼任其中一个班的班主任(在此必须要夸奖下老刘,他从不拖堂)。
此外,不得不说一下,毛中禁止学生在校内吸烟,不少学生会在课间宝贵的10分钟时间到厕所悄悄吸两口。但是,这种事必须得偷偷摸摸的,防火防盗防老师,不管被哪个班老师发现,都会被扭送到班主任那里批一顿。当然,一般不会被处罚。
11:40到下午2:30是午饭和休息时间,但各班一般都要求学生提前到教室自习,我们班当时要求的是2:00(相对比较人性化),听说有些班要求12:30就必须到教室。
下午2:30到5:15安排了三节课,之后是晚餐时间。晚上5:50到6:50被称为小自习,一般由班主任看堂,但在第二学期开始之后,经常被各科老师占用讲解试卷。7:00到9:10分是两节自习课,但均安排有老师上课,第二学期后,两节自习常被合并起来考试。9:20到10:50也是由班主任看堂,学生自己做作业(后期也被用来考试)。
然而,晚上10:50下自习,并不是休息时间,学生回到宿舍后,往往都会继续学习,“干”一张语文试卷(不写作文)或英语试卷(不做听力和作文),到12:30再休息。
对我来说,毛中一年,可能是我读书期间睡眠质量最好的一年,躺下一分钟内就可入睡。每晚12:30睡觉,早晨5:50起床,6:00学校广播中响起《我相信》这首歌时出门。走路很快,吃饭很快,入睡很快,可能是所有毛中学生共同的特点。
频繁考试
写这一点时,我一直在纠结,到底是用频繁考试还是大量做题当小标题,毕竟考试也是做题。
并不让人意外,毛中采用的也是题海战术。虽然饱受诟病,但在应试环境下,题海战术对不少人确实十分有效。我们班就有一些学生,第一年高考只考了300分不到,第二年成功被一所二本高校录取(2010年安徽省理科二本分数线为507分)。
和很多学校一样,毛中复读班第一学期也是以基础性知识点复习为主。第一学期开学没几天,各科老师都会指定一本复习资料、一本练习题和一套试卷,由班长和学习委员统一购买(费用不经过老师),购买后参考答案需立刻“上交”。当时复习资料用的最多的是“5年高考、3年模拟”,练习题和试卷方面,各科老师选择不一。
总体来说,第一学期做的题并不算太多,“灾难”主要集中在第二学期,也就是很多老师常说的高三学生提分最快的那几个月。
第二学期开始,第一轮复习基本结束,毛中进入了疯狂做题的阶段。晚上考试,白天讲解试卷,同时进行重要知识点复习。试卷来源包括各科老师收集的往年试题,也有当年很多省市的模拟考。可以说,除了少数几个省市自治区,中国大部分省市以及安徽省各大名校、各市的几轮模拟考试试卷,毛中学生全做过。这一点,应届班和复读班基本一样。
除了日常性考试,还有班级周考,全年级月考,这两项考试均会进行排名并张榜公布。其中,周考仅在本班公布,月考分数和排名则在校内各个宣传栏内张贴。那年,毛中复读班和应届班学生加起来共计8400多人,因此每次月考,一分之差,排名可能都会相差很大。
一年下来,我将自己做过的试卷(小部分被丢弃)摊开压实,有40多厘米高。在此想提一点,毛中的老师也非常辛苦,以一个班每周每科考两次计算,一名高三老师带三个班,一个班130人,也就是每个老师每周要批780份试卷。而且每次考试当晚必须批改完毕,因为第二天要讲,如果遇到自己带的两个班同一晚考试,那就是260份试卷。
多种处罚
除了做题,被人“传颂”最广的可能就是毛中的处罚。为了让学生好好干,我们班老师经常做的,除了上面提及的因为迟到被罚到教室外趴在窗台上听课,还有其他的原因和处罚方式。
比如,全班集体默写英语单词,一次默写上百个,默写错了超过10个的,老师会用一个专门准备好的尺子打学生手心(超过10个打两下,每多错5个,增加一尺子)。当然,打之前老师会“人性化”地说一句,把不写字的那只手伸出来。可能是为了塑造严师的形象,我记得刚开始老师是真打,几尺子下去,手可能都会被打肿,后来主要是以吓唬为主。
上课打瞌睡被发现,也会受到处罚。处罚的方式一般有两种,天气适中(不冷不热)时,老师会让学生到教室外“凉快凉快”,天气热或冷的时候,就让学生到教室后面,靠着墙壁站着听课。
此外,作业没做完、上课不专心听讲、做小动作……被老师发现后都会被罚。我们班老师的处罚方式大多是上述两种,不过生物老师除外,他喜欢轻轻的拍打学生的脸,边打边问学生“可疼(方言,意思是疼吗)?”让学生丢面子。
当然,上述只是大部分老师采取的处罚方式,走极端的也有,比如打学生。在我的记忆里,有两个班主任经常晚自习时把他们班“不听话”的学生拉到教室后门处,撞得后门哐哐响(这应该是在打学生吧),并且能听见这两名班主任的大声斥责。犹记得,每当这个时候,老刘经常会笑着说,“你们都好好干,不然哪天我也这么干。”不过很遗憾,直到我们离开毛中时,他也没能完成这个“心愿”。
禁止恋爱
虽说宁毁十座庙,不拆一桩婚,但在好好干的基调下,毛中最不能容忍的可能就是谈恋爱了。老师只要发现学生有谈恋爱的迹象,绝对会快刀斩乱麻地将其扼杀在摇篮里。
为了不让学生谈恋爱,各班都是让女生坐在前几排,我们班124人,女生都坐在前三排。有一次,第三排一女生和第四排一男生上课传纸条被老师发现,这名老师立刻将纸条抓过来没收,下课后交给了老刘。
当晚,老刘将他们的父母连夜叫到毛中,处理此事。第二天,男生被调离了原来的座位,坐到了离女孩最远的地方。记得老刘后来在9:20之后的自习时间说过,“你们现在还不是谈恋爱的时间,现在给我好好干,到了大学多的是时间。如果被我发现你们(全班学生)现在谈恋爱,我就叫你们家长来,要么分手,要么离开毛中回家结婚,我还会给你们送一份红包。”
禁止恋爱这一点,其实在我们刚进毛中时,老刘就不止一次地说过。当时他说,“恋爱在毛中绝对是不允许的,如果哪天让我看见你们晚上和女生走在一起,我会立刻把你们放倒,然后打电话叫你们爸妈来,到时候别怪我棒打鸳鸯。”
全镇维系
为了高考,好好干并不只是体现在禁止恋爱、处罚、做题方面,可以说整个毛坦厂镇都是以这所学校为核心运转着,维系着这个“干”字。
当年,因为毛中学生过多,学生宿舍不足,学校就让高三男生(应届和复读)到校外租房住,在有家长陪读的情况下,女生也可到校外居住。这也兴起了当地的租房市场,很多房东就自觉承担起了学生“第二监护人”的责任。
以我的房东为例,每天他会给我烧好热水,等着我中午放学或者下晚自习后使用。如果晚上12点我还没有回去,他会给老刘打电话(租房时就跟我要了老刘的号码)。甚至我晚上几点关灯睡觉,他都会留意,并在我爸妈打电话询问时给予答复。
全镇维系包含的还有很多,例如全镇只有一所网吧,该网吧拒绝毛中学生入内。此外,为了防止有学生浑水摸鱼,校警还在网吧门前安装了摄像头,据说各班班主任会定期前往查看录像。
另外,为了学生的安全,每天晚上,多辆警车会在道路上不间断巡逻,班主任也会组队到各个小巷道巡查。
结语:变与不变
时隔多年,当我再度踏足毛中时,发现很多地方都变了。
校园变得更大,以前学校南边的那片荒山被开发成了小公园,并在上面建了毛泽东、邓小平等领袖的雕像。同时,山脚下建起了体育馆、科技馆、游泳馆、教师宿舍、学生宿舍……学生变得更多,高三学生(应届+复读)从8400多人变成了14000人;教学楼变了,复读生学习的地方不再是以前的筒子楼,而是新的补习中心……
当然,变化虽大,但是也有许多未变的地方,例如,每天中午在校门前送饭的陪读家长,以及他们那颗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的心;万千学子每天面对的大量试题,以及他们对大学的向往……
还记得,2010年7月底,我到毛中领取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,恰巧处于毛中复读生报名的时间段。拿到录取通知书,看着报名处排起的长长的队伍,我转身走向了返程的车站。
一届又一届的学生离去,伴随着一届又一届的学生到来,毛中的故事,还在继续……



手机扫码浏览此文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